2018年07月11日 -A1 要闻-

广医一院儿科主任:儿科医护人员面临的最“痛苦”现象是……

http://newspaper.gjzbao.com 来源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1 19:52:31

大洋网讯 7月10日下午,在民盟广州市委主办“破解儿童就医难”民生论坛上,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主任陈德晖分享自己近30年作为儿科医生的感受,以及对儿科医护人员紧缺现状的意见。

她建议,儿科急诊医师待遇需应等同于医院成人急诊科,并作为每年各级公立医院“绩效考核”工作,并提高儿科急诊(广州现为20元)的诊察费用,建议提高为50元到100元,将提高的费用直接补贴给从事儿科急诊的医生。

孩子病倒 家长被折腾10天

在论坛上,一位母亲首先分享了在今年4月流感暴发期,自己带孩子看病的经历。她本人也是一位医务工作者。“孩子发烧三天了,带去社区医院验了血,诊断是上呼吸道感染。”

孩子病情后来的发展却出乎她的意料。“第五天还在高烧,又去了社区医院,医生建议去上级医院进行支原体衣原体检查,社区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这位母亲此后便在手机上,寻找儿童医院和三甲综合医院中的“号源”,但是三天以后才有“号”。情急之下,她在中午挂了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珠江新城院区急诊,在排队等了5个小时后,孩子被确诊支原体肺炎,医生开了三天静脉注射的药物,但是因为没有床位,治疗只能在急诊室进行。

“我本身是医务工作者,我也不想扎堆往大医院跑,但是最后情急之下,还是占用了急诊资源,孩子这一病已经折腾了我10天。”

带孩子看病为什么这么难?这位母亲发出了这样的感慨。

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主任陈德晖在论坛上说,一到流感季,不仅孩子和家长经历煎熬,医生也在经历巨大的挑战,每个医生都延迟下班,家长在诊室外等的焦心,医生一天也要看50到60位病人。“曾经有位医生一天不吃不喝,看了100位病人,结果自己也累瘫了。”

广东35岁以下儿科医生流失率达17.6%

这背后是儿科医护人员紧缺的现实,陈德晖说,工作时间长,待遇低,是所有儿科医护的“常见”现象,此外小儿科是“哑科”,不会说,病情变化快,家属期望值高,儿童医疗暴力高于其他学科,儿科医护人员缺乏安全感。

陈德晖还表示,患儿排队长,就诊时间短,医患矛盾多,在二孩政策开放后,更使儿童患者数剧增,儿科医生更加超负荷工作,压力更大,是目前儿科医护人员所面临的最“痛苦”现象

她分享了一组数据,目前我国每千名儿童的儿科医生数约为0.43人,这意味着每个儿科医生要照顾近4000名儿童,即使在医疗条件相对较好的广东,儿科医生数量仍然不足。儿科急诊平均候诊时间均达到四个小时或以上,儿科门诊人满为患,一名儿科医生甚至一天要接诊一百多个患儿

根据中国儿科资源现状调研报告显示:2011年-2014年,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人数为14310人。其中广东省儿科医生流失总人数为1949人,35岁以下医师流失率为17.6%,35-45岁医师流失率为11.7%,45-60岁医师流失率为6.8%。

建议国家补贴政策向儿科急诊医生倾斜

陈德晖指出了“短缺“背后的症结,首先综合医院的儿科急诊医生在人员紧缺情况下,却不能与成人急诊科享受同等政策的奖金待遇,收入与付出不平衡,与其他科室的待遇反差太大。此外,相当数量的儿科医护人员在从事了儿科工作10余年仍未能解决“身份”问题,这在综合医院尤为突出。“尽管各地政府在财政上给予了儿科扶持政策,但编外医护人员并未能享受。“她说。

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一所综合医院,“缺人是所有综合医院比专科医院更为突出的问题。“陈德晖说,综合医院对儿科投入少,床位少,儿科医师编制少,儿科医生却需要承担更为繁重的儿科急诊、门诊、病房、教学、科研工作,相比专科医院,综合医院儿科更难生存。”

针对儿科资源如此紧张的现实,她建议国家补贴政策向儿科急诊医生倾斜,并且儿科急诊医师待遇需应等同于医院成人急诊科,并作为每年各级公立医院“绩效考核”工作,同时提高儿科急诊(广州现为20元)的诊察费用。“建议提高为50-100元,将提高的费用直接补贴给从事儿科急诊的医生。”她说。

为了解决长期致力于儿科事业编外医护人员的“身份”,她还建议,针对从事儿科专业≥10年的中级职称医护人员,制定相关积分政策可自行申请“转编”,并可设立相关规定:申请转编的医护人员转编后仍需在原单位及原岗位工作10年以上。

此外陈德晖表示,在稳定儿科医生的数量同时,也要合理分配医疗资源。加大全科医生培养,儿童保健工作沉放在社区,建立规范的转诊制度;解决普通病在社区医院解决,大病看专科医院,这是远期缓解儿童就医难的方向。

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:龙锟

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:龙锟 通讯员陈迪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