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02日 -A1 要闻-

养儿伴老

http://newspaper.gjzbao.com 来源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2-02 21:48:00

亲爱的是唐宋八大家欧阳修的嫡系三十六代长孙,四十多年前我们的大儿子出生以后,在台湾的公婆很高兴,说欧阳家又得以香火传承了。我知道虽然公婆没有给我们生男生女的压力,但老人家其实非常在意,所以我们有两个儿子,算是对公婆有交代了。

朋友都说女儿比较贴心,他们说女儿小时候甜蜜地黏在爸妈身边,是爸妈的小棉袄。女儿长大了也比较会照顾年迈的爸妈。我在三个男生的环境里过了近半世纪,却丝毫不觉得缺了什么。

大媳妇是和我们背景相似的华人,非常体贴我们。二媳妇虽然是洋人,但是她对我们尊重敬爱,她俩不就是我们现成的女儿?将近三年前,亲爱的病况严重,他召唤两个儿子回家来,撑起所剩不多的体力,祥和地与他们道谢、道爱和道别。那时我们都泪流满面,无法接受他将会离去的残酷事实。亲爱的吩咐儿子们「好好照顾妈妈」,我只当他忘了在他生病的一年多,我已经被迫挑起了不少家里的担当,我哪会需要儿子们来照顾。

我的父母早逝,所以我向来特别珍惜和儿子的互动,不时告诉他们要感恩父母双全的幸福。大儿子就业后,多年来一直保持每个礼拜打电话回家问安。现在他则是每天晚上打电话回来,问我吃了些什么,叮咛我不要舍不得丢掉剩菜,又关心我的过敏情况如何,需不需要他再买什么东西周末给我带过来。小儿子住得近,所以他经常回家来。

自从亲爱的走了以后,两个儿子对我的关心更加码了;大儿子主动把家里的警报监视系统更新,以便他随时可以在电脑上看到我们家内外的情况。有一天我出门去蹓狗时忘了解锁,结果警铃大响,我还来不及跑回去取消警铃时,大儿子已经打到我手机来关心了。大儿子像是我的随身保镳,叫我放心不少。

我们家后院的草今年夏天特别干黄,我猜想是洒水系统出了问题。我家的剪草工人是用了好多年的老墨,我请他看浇水系统的控制表,他不会说英文,我不会说西班牙文,我指着盒子用美式西班牙语说「电不好,没水,不好」。阿米哥搔搔头说不会英文。我只好打电话向大儿子求救。靠着大儿子用视讯,一步一步教我把好几个开关上下挪动,我手忙脚乱地配合儿子耐心的指示,开这个关那个,终于完工。第二天早上,当我看到喷水器准时自动浇水时,我高兴得欢呼和流泪。以前这些都是亲爱的事,现在幸好有儿子帮忙了。

近三年多来,只要小儿子不在外地拍戏,他每天晚上一定回家来陪我一下。我的手机、电视、平板电脑没事就因为我操作不当而罢工,都是等小儿子回家来三两下就修好。尤其现在疫情中每天有他回来陪我看电视、聊天,我从来没有感到孤独寂寞。

亲爱的走了,就像天塌下来了,但是两个儿子就在我身边,扶持我站起来。上天虽然关掉我幸福的大门,但儿子们就是上天替我留的两扇窗。古话说养儿防老,我的余生应该是养儿伴老。